热门新闻

互联网金融2.0时代:BATJ牵手四大行

2017年08月23日 04:16 第一财经日报

[曾经声称要颠覆传统银行模式的互联网金融巨头BATJ纷纷开始向轻资产转型,输出金融科技,谋求与传统持牌机构合作。双方一拍即合,合作渐入蜜月期]

  2017年,随着金融监管加强,套利空间不复存在,互联网金融原本与传统银行同质化的“存、贷、汇”业务迎来寒冬。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曾经声称要颠覆传统银行模式的互联网金融巨头BATJ(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纷纷开始向轻资产转型,输出金融科技,谋求与传统持牌机构合作。双方一拍即合,合作渐入蜜月期。仅今年6月,工农中三大行先后牵手互联网金融巨头BTJ,而此前,建行与阿里巴巴早于今年3月结盟。

  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输出金融科技,提供流量入口以及大数据风控,正在探索新的可持续盈利模式;而对于传统银行而言,早期为了应对互联网金融冲击而布局的电商平台战略并不成功,纷纷觊觎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渠道和流量。

  在与BATJ的“联姻”中,传统银行提供信用、资本和相关的风险管控支持,从底层技术(区块链)技术的搭建,到分布式云技术实验室的共同研究,再到场景、客群共享发布联名卡等,合作已经从形式深入底层,开辟出一套不拼“存、贷、汇”的新玩法。

  大型银行、互联网巨头步入蜜月期

  今年6月,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先后“联姻”腾讯、百度与京东。更早之前,建行于今年3月率先联手阿里巴巴。

  传统大行与互联网金融巨头BATJ的“联姻”,颇有巨头交叉配对、划分阵营的意味。然而多位受访的银行人士及互联网金融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联姻”只是时间巧合,并没有划分阵营,而是合作共享,交叉共赢。

  事实上,今年最早与腾讯牵手战略合作的并非中国银行,而是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华夏银行。

  对于腾讯与华夏银行的合作,华夏银行副行长关文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下一步探讨成立联合实验室,对前沿技术进行探讨。他认为,主流的互联网公司与国内中型以上商业银行的合作不会单体独一进行,而会往共享和合作的道路上走。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牵手BATJ之前,四大行与BATJ的战略合作早已有之,双方的合作已达30余起,合作内容多元化、有交叉性,不过,目前仍少有项目落地。

  例如,早在2004年,工行就与腾讯签署合作协议,2007年与阿里巴巴在企业信用贷款等方面展开合作,今年,工行选择与京东合作,合作将在金融科技、零售银行、消费金融、企业信贷、校园生态、资产管理、个人联名账户等领域展开。

  以蚂蚁金服与传统银行的主要合作模式之一——“财富号”为例,目前已经与200多家银行类金融机构、100家金融公司、90多家保险公司开展合作。“通过开放平台的渠道,将技术风险这方面的能力与金融机构的共建共享,”8月14日,蚂蚁金服副总裁徐浩在“金融风险防范与财富管理市场发展”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上表示。

  银行与BATJ之间谋求合作,不划阵营但也要“看对眼”,彼此之间的默契被认为是合作的基石。例如,作为中国普惠金融最坚定的践行者之一的农业银行,选择了牵手百度。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称,百度与农行在普惠理念上是高度契合的。“农行坚持普惠理念,连接城乡,服务了最广泛、层次最丰富的客户群体。而百度金融从成立的第一天起,也将‘普惠’作为我们的愿景和价值所在。”

  与此同时,各家银行的合作重点与契合点各有不同。蚂蚁金服商学院研究员舒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方面,蚂蚁金服依托阿里系的一系列互联网场景,积累海量的用户流量和各类数据,通过与金融机构的合作,帮助金融机构获取客户和经营客户;同时,蚂蚁金服创新的科技能力与金融机构的金融服务能力也得到有效的结合,创新出了以财富号为代表的互联网应用。

  而在合作中,BATJ和金融机构彼此给对方也造成了不错的“眼缘”。“大行的效率让我们感到惊讶,”参与京东金融与工行合作的京东金融科技事业部负责人谢锦生感叹到,京东和工行的合作,涉及工行的部门多达15个,整个谈判只花了两个月时间,“工行内部的推动力、执行力,我觉得非常厉害,完全不像一个庞然大物的效率。”

  华夏银行总行首席信息官王汉明谈及腾讯和华夏银行之间的合作时也称,有一些机缘巧合,也有一些性格相投,双方都是比较务实、讲究效率的机构。另外,腾讯与华夏银行合作,看中的是华夏银行的稳健以及做事风格,双方合作是比较契合的。

  不过,面对昔日声称要颠覆自己的“劲敌”,大行与互联网巨头都很在意自身的数据安全。

  例如,京东金融联手中信银行推出联名信用卡,京东消费金融事业部负责人区力表示,联名卡涉及用户的还款行为,京东虽然有用户的消费行为等数据,但它的整个征信行为、客户的贷后表现,京东金融也只能掌握大概。

  “银行很难把逾期的数据给到京东,但整体的贷后表现我们会知道。每家银行针对信息安全或者交易数据有不同的政策,我们尊重每家银行的政策,更重要的是符合监管的要求。”京东金融消费者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区力说。

  谈到BATJ与传统银行各自的顾虑,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李建军认为,互联网金融公司与传统银行的合作重点在于信息安全,但目前在数字资产的归属问题上,法律还没有一个清晰的界定。尽管如此,舒眉认为,传统金融和新兴科技的融合是必然的趋势。一方面银行的互联网化经过线下柜台化、网上集市化、移动超市化三个阶段,已经进入开放定制化的时代,这需要金融机构精准定位客户,实时提供服务和配套高效的风控手段,这些都需要新兴科技深度嵌入银行各个层面的业务流程和产品设计中。舒眉认为,当下金融机构已无“传统”一说,未来所有的金融业务均是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助力下的新金融,金融机构正在转型成金融科技公司,这个趋势不可阻挡。

  不拼“存贷汇”的金融新玩法

  随着互联网金融政策以及监管趋紧,曾经声称要颠覆传统银行的互联网金融巨头纷纷开始向轻资产转型,输出金融科技,谋求与传统持牌机构合作。而传统银行早期布局的互联网电商战略似乎并不成功,也在觊觎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渠道和流量。

  在穆迪副总裁、高级信用评级主任蔡慧看来,当前“消费者和商户贷款”、“理财产品分销”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提供的两种主要金融服务。不过,由于上述金融业务通常由债务融资提供资金支持,可导致相关互联网企业面临或有负债,并有可能导致其有追加资本金的需要。近期穆迪发布报告便称,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金融业务尚无法带来理想利润,并削弱互联网集团的信用质量。

  在此环境下,去年开始,人民银行、银监会等监管机构在互联网金融规范、第三方支付等方面做出了更加明确和清晰的规定,规范互联网金融业务,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业务空间受到挤压。

  业内人士表示,受今年监管趋严约束,牌照收紧、监管套利空间不复存在,互联网科技公司的传统金融业务发展空间进一步受限。

  对于失去了颠覆传统金融机构“政策筹码”的互联网巨头而言,开辟一条有别于传统银行“存、贷、汇”的轻资产道路势在必行。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BATJ正在探索新的可持续商业模式,其中向轻资产转型、对外输出金融科技是其中一项重要战略。起步相对较晚的百度金融,其副总裁朱光明确表示,百度自己不愿意去做资产,只完成大数据资产和产品的匹配。已经在消费金融领域做出拳头产品“京东白条”的京东金融亦与8家银行展开信用卡合作。区力告诉记者,未来消费金融轻资产将成为京东金融的转型趋势,这将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轻资产或少持有资产,则意味着选择了一条与传统金融“存、贷、汇”完全不同的打法,最终无法颠覆传统银行的互联网金融,既享受不到息差收益,也不用承担过多“不良”风险。

  以京东金融为例,2016年9月,京东金融成立了金融科技事业部。在此之前,农村金融、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财富管理、众筹、支付、保险、证券是其基本的自营业务。“这个模式虽然持续下去,但定位在科技,我们感觉反而价值更大。”谢锦生说。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目前BATJ对传统银行的科技输出,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从初级到高级分别是:针对某一项特定技术的输出,例如人脸识别、指纹脉冲,甚至是区块链技术或人工智能技术的输出;第二种则需要互联网金融与银行更深入地合作,涉及场景的结合以及背后客户群、大数据的结合;第三则是帮助传统银行搭建相对完整的业务形态,比如大数据驱动的一些在线模式,或者是基于智能投顾的一些产品管理模式;最后一类是较为前沿的合作,多采用共同成立智能实验室的方式,研究分布式架构,以及金融云。例如,腾讯与中国银行成立“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华夏银行与腾讯合作成立实验室进行前沿技术的探讨。

  大银行的小算盘:外引流量内挖数据

  曾几何时,为了应对金融脱媒与互联网金融的冲击,传统大行纷纷加码互联网金融。

  根据第一财经研究院与埃森哲联合发布的《未来银行创新报告2017》报告,传统银行为了迎战,根据自身各自优势选择了电商平台、直销银行、互联网交易银行、综合金融服务模式、开放式金融平台等5大不同打法和路径迎战。其中电商是它们打造场景获取流量的重要战略。85.71%的受访者(银行互联网金融相关部门负责人)认为互联网金融对销售渠道有很大影响。

  不过商业银行做电商或许并不是最好的战略。此前,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朱民在一场公开论坛上表示,事实证明,目前银行做电商不但没有形成对BATJ的突围,一些中小银行连“自保”都做不到。例如此前兴业银行信用卡商城关闭,给银行进军电商泼了一盆冷水。

  毫无疑问,在消费拉动经济的互联网时代,BATJ牢牢把握着流量的入口。“首先是能够分享到腾讯的流量和数据。”对于华夏银行与腾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王汉明在银监会例行发布会上表示。

  他称,与腾讯结盟有两个主要目标:一是能够分享到腾讯的流量和数据,二是希望华夏银行的产品能够嵌入到腾讯的一些场景中。此外,银行希望能够利用到腾讯最新的技术和成果,来快速提升金融科技的服务和支撑能力。

  而对于互联网金融巨头的诉求,王汉明认为,互联网金融当前需要寻找相应的出口,需要银行的信用能力、资本能力和相关的风险管控能力,释放自身数据、流量、客户和相关的资源优势,维持业务发展,经过合作可以扩大互联网金融的业务模式。

  “金融机构受到强监管,无论在风险容忍度还是自身资产结构上,我们要去拥抱正规的金融机构。”区力称。

  银行与互联网金融的合作除了觊觎互联网公司不可比拟的渠道、流量优势,降低成本挖数据也是主要动机之一。在腾讯与华夏银行签署的战略合作中,双方表示将在公有云平台、大数据智能精准营销、金融反欺诈等领域展开合作。

  关文杰谈及与腾讯的合作时称,数据通过云的方式进行存储,在双方保密、合规的前提下进行一些细分分析、挖掘等,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商业银行业务成本。

  不仅是腾讯,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目前蚂蚁金服已经与多家银行表示未来将继续在大数据挖掘、人工智能、风险管理、用户精准营销、移动支付和消费金融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未来银行的金融服务和产品的竞争力,高度取决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实力。在金融互联网化的过程中,银行机构迫切需要将底层的技术、数据与金融机构的专业能力结合。”舒眉对记者表示。

  记者从京东金融内部获悉,京东近年来投入大量资源布局机器学习以及数据挖掘,并在海外聘请大量算法科学家、数学家以提升其数据挖掘能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认为,未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这些改变经济运行技术结构的东西不会发生变化,以消费为主导、以服务业为主要推动力的经济发展模式也不会发生变化。从这点来看,以互联网技术来改造金融的这种互联网金融,一定是发展的趋势。互联网企业和传统银行业,未来应该是一种竞合关系。